原料資訊

去產能倒逼鋼鐵煤炭業加速兼并重組

2019年06月17日05:18   來源:西北信息報
摘要:在此次出臺的《關于做好2019年重點領域化解過剩產能工作的通知》中,堅持上大壓小、增優減劣,著力提升煤炭供給質量;積極穩妥推進煤電優化升級;加快重點領域“僵尸企業”出清等目標要求一一在列

緊張有序的高爐拆除工作在5月底完成了收尾。自成立以來就因違法占地和“未批先建、批建不符”等問題屢被處罰的江蘇成鋼集團有限公司煉鐵項目,最終“壽終正寢”。

根據鋼鐵冶煉項目產能置換方案,中新鋼鐵集團將利用包括成鋼集團在內的4家鋼鐵廠退出的產能,新建兩座2050立高爐和兩臺120噸轉爐。

而按照國家發改委、工信部、國家能源局聯合發布的《2019年鋼鐵化解過剩產能工作要點》,全國數百家鋼鐵廠,也將在2019年年底全面完成去產能目標任務。

除了鋼鐵,煤炭與煤電也位列2019年重點領域化解過剩產能工作的范疇。在此次出臺的《關于做好2019年重點領域化解過剩產能工作的通知》中,堅持上大壓小、增優減劣,著力提升煤炭供給質量;積極穩妥推進煤電優化升級;加快重點領域“僵尸企業”出清等目標要求一一在列。

“近幾年,化解產能過剩已取得較好成效,反映在各個行業的盈利水平上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。但要看到兩個問題依然突出,一方面是要警惕地方保護主義抬頭,畢竟一些淘汰的高載能資本密集型產業對地方GDP影響較大;另一方面是處理好去產能后的后續問題,包括職工如何安置等。”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向記者分析。

改革進入深水區

當前,去產能改革已進入深水區,相關文件的出臺和實施更加彰顯去產能的決心。最新數據顯示,2016年以來,重點領域化解過剩產能工作累計壓減粗鋼產能1.5億噸以上,退出煤炭落后產能8.1億噸,淘汰關停落后煤電機組2000萬千瓦以上,均提前兩年完成“十三五”去產能目標任務。

《2019年鋼鐵化解過剩產能工作要點》明確規定,建立防范“地條鋼”死灰復燃和已化解過剩產能復產的長效機制。市場監管、土地、環境、安全、海關等執法部門要抓緊研究,提出防范“地條鋼”死灰復燃的有效辦法和政策措施。與此同時,嚴禁新增產能。嚴把產能置換和項目備案關,禁止各地以任何名義備案新增鋼鐵冶煉產能項目。

數據顯示:2019年一季度,全國生鐵、粗鋼、鋼材生產同比增長10%左右,由于進口鐵礦石等原燃材料價格大幅上漲,鋼鐵行業效益明顯下降。“擴張的風險仍然存在,值得全行業高度警惕。一季度,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固定資產投資增長30.6%,產能擴張的沖動、‘地條鋼’想死灰復燃、部分企業上電爐的意愿很強,如果再出現新一輪產能嚴重過剩,不僅會影響到鋼鐵行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高質量發展,甚至會影響國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程。”在前不久召開的中國鋼鐵工業協會2019年第一次信息發布會上,相關負責人如是指出。

防止已退出產能死灰復燃的,還有煤炭產業。《2019年煤炭化解過剩產能工作要點》顯示,2019開展鞏固化解煤炭過剩產能成果專項督查抽查,將對2016~2018年去產能煤礦實施“回頭看”,確保財政和審計檢查發現的各類問題整改到位。

同時,出清煤炭“僵尸企業”、退出落后和不完全的煤礦也將加速。2019年煤炭產業將對已喪失清償能力、但有一定發展潛力和重組價值的“僵尸企業”,加快實施破產重整、兼并重組、債務重組。2019年基本退出的煤礦名單也一一出爐。“到2020年,晉陜蒙三大生產中心(省區)煤炭產量將占全國產量的70%左右,產業集中度將進一步提升。”煤炭工業規劃設計研究院戰略規劃院院長吳立新分析。在其看來,化解煤炭過剩產能將是一個動態平衡的過程,在煤炭總產能規模保持基本穩定的前提下對產能進行優化,既需要積極退出落后產能以優化產業結構,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提高產業集中度和產能利用率;也需要依托煤炭行業市場化“去產能”機制,遵循市場化原則,釋放先進優勢產能滿足市場要求。

《2019年煤電化解過剩產能工作要點》的目標任務是淘汰關停不達標的落后煤電機組(含燃煤自備機組)。依法依規清理整頓違規建設煤電項目。發布實施煤電規劃建設風險預警,有序推動項目核準建設,嚴控煤電新增產能規模,按需合理安排應急備用電源和應急調峰儲備電源。

“當前,煤電過剩情況確實有所好轉。一方面近幾年新增項目大幅減少,另一方面至少3000~5000萬千瓦存量機組已改造成靈活可調節機組,對電力系統的靈活調峰起到了積極作用。”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行業發展與環境資源部副主任薛靜對記者說。

兼并重組將加快

6月2日,馬鋼股份發布公告稱,中國寶武對馬鋼集團實施重組。徐向春對此解讀,“此次重組,誕生了國內首家規模近億噸的鋼鐵集團,意味著鋼鐵業供給側改革進一步深入推進。相信未來將有更多的重組案例發生,不僅有國有企業之間的重組,也會有國有與民營企業的重組。”

早在2016年9月,國務院46號文《關于推進鋼鐵產業兼并重組處置僵尸企業的指導意見》一經發布,便揭開鋼鐵行業重組大幕。武漢鋼鐵(集團)公司整體無償劃入寶鋼集團有限公司,成為落實此份文件的一項重要舉措。46號文規劃,到2025年,8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將達3~4家、4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6~8家,中國鋼鐵產業前十大企業產能集中度將達60%~70%。然而,根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的數據統計,2018年我國前十家鋼鐵企業合計產量占比不足40%,與這一目標相距甚遠。

在鋼鐵行業不允許新增產能的政策當下,兼并重組或成為企業提升規模的唯一途徑。值得關注的是,《2019年鋼鐵化解過剩產能工作要點》明確指出,要積極穩妥推進企業兼并重組。按照企業主體、政府引導、市場化運作的原則,結合優化產業布局,鼓勵有條件的企業實施跨地區、跨所有制的兼并重組,積極推動鋼鐵行業戰略性重大兼并重組。

江蘇省鋼鐵行業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洪冰近期透露,2019年江蘇省將繼續推進蘇晉煤焦鋼合作。將與徐礦集團、江蘇省能源集團共同搭建蘇晉煤焦鋼一體化合作工作平臺。開展大宗焦炭長協等市場合作,增強“晉焦入蘇”供應能力。進一步整合江蘇省存量焦化企業。

中信證券鋼鐵行業首席分析師唐川林對此分析,2019年鋼鐵行業將進入后去產能時代,兼并重組將成為后期行業變化的核心,政府推動、企業訴求以及市場化力量共同構成推進并購重組的三大因素,鋼鐵企業在未來產業格局中溢價能力有望進一步提升。

大型企業兼并重組中小型企業,在煤炭行業亦受鼓勵。

來自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的數據顯示,2018年,規模以上煤炭企業資產負債率依然高達65.7%。為擺脫虧損困境,不少煤炭企業或嘗試改制重組,或跨界融合布局新產業。2018年,山西省、河南省分別對煤炭集團各專業化板塊實施重組;遼寧省整合9家涉煤企業組建了遼寧省能源產業控股集團;淮北礦業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重組更名登陸A股市場;貴州省重組盤江煤電集團,水礦、六枝工礦劃歸整合,專業化重組事件接踵而至。與此同時,煤企跨界融合消息不斷。國家能源集團、兗礦集團、晉煤集團等積極布局氫能產業;陜煤集團重組江蘇恒神股份布局碳纖維;山東能源注資30億元布局健康醫療等頻頻上演。

《2019年煤炭化解過剩產能工作要點》亦明確提出,持續推動煤電聯營和兼并重組。即鼓勵煤炭企業建設坑口電廠、發電企業建設煤礦,特別鼓勵煤炭和發電企業投資建設煤電一體化項目,以及煤炭和發電企業相互參股、換股等多種方式發展煤電聯營;推動大型煤炭企業強強聯合,鼓勵大型煤炭企業兼并重組中小型企業,進一步提高安全、環保、能耗、工藝等辦礦標準和生產水平。

“煤炭與煤電的上下一體化并購重組,本質是將電價與煤價的問題,從社會矛盾轉化為內部矛盾,從而保證行業整體穩定,減少社會壓力。”林伯強分析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《通知》也明確要求,可推動企業兼并重組和上下游融合發展,在鋼鐵、煤炭、電力行業培育一批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的大型企業集團。

“鋼鐵、煤炭、電力都是過剩行業,競爭一旦加劇,上游價格與下游傳導關系將直接影響宏觀經濟運行。而通過兼并重組,則能提高運行效益和發展質量,避免低層次競爭。”薛靜分析。

全國主要城市行情地圖

漲跌看板

您認為下周(6月24日-6月28日)滬優質螺紋價格走勢: